在烈火中永生——职能党支部在重庆白公馆渣滓洞缅怀先烈

内部新闻2017-09-30 10:59:00

建国68周年纪念日前夕,公司职能党支部组织前往重庆参观白公馆、渣滓洞,缅怀先烈。

这并不是节假日,但两处依然人流如织,参观者无不怀着沉痛、悲愤又充满敬仰之心。尽管我们从小在课本中读到的《在烈火中永生》《红岩》,英雄、叛徒的事迹都能倒背如流,但行至于此,亲眼所见,亲手触摸,身临其境仿佛与先烈们有所交流。

白公馆里关押的都是军统认为“案情严重”的政治犯,抗日爱国将领黄显声,同济大学校长周均时,爱国人士廖承志,共产党员宋绮云,徐林侠夫妇及幼子“小萝卜头”等皆是被囚禁于此。最多时曾有二百多名“政治犯”被关押于此。原防空洞改为刑讯洞,阴森恐怖,老虎凳、火钳、皮鞭、竹签子、十字架,锈迹斑斑的各种刑具赫然在目,灯色昏暗,血腥潮湿,令人不寒而栗。

渣滓洞坐落在两山腰间的夹角中,关押在此的有“六一”大逮捕案、“小民革”案、“挺进报”案、上下川东三次武装起义失败后被捕的革命者,如江竹筠、许建业、何雪松等。渣滓洞监狱占地较小,男牢八间两层,女牢两间,最多时关押达三百余人,狭小拥挤,闷热难当,环境之艰可想而知。唯一的防风坝子里有一面墙,正对着男监,墙上写着“青春一去不复还,细细想想!认明此时此地,切莫执迷!!”敌人欲通过日复一日软硬兼施,消磨英雄意志,策反革命党人。

1949年11月27日下午4时,解放军已经解放了四川大部分地区,国民党开始屠杀被关押的人员。敌人对白公馆监狱的革命者进行屠杀时,从渣滓洞监狱也提出三批人押往白公馆附近枪杀。深夜后,已可隐约听到了人民解放军的枪炮声,此时白公馆尚有19名、渣滓洞约有200余名被关押的革命者。渣滓洞的刽子手向白公馆的刽子手求援,于是,丧心病狂的刽子手集中到渣滓洞,以“马上转移,要办移交”为名,将男女牢中的全部人员分别锁在男牢楼下的八间牢房里,突然用机枪、卡宾枪扫射,屠杀后,又纵火焚烧了牢房。

刽子手在渣滓洞屠杀时,英雄们用自己的身躯堵住牢门挡住敌人的扫射。在刽子手纵火焚烧渣滓洞时,30名受伤或未中弹的难友,从血泊中挣扎逃出,冲到围墙缺口突围时,被刽子手发现,又有十几人被枪杀,最后有15人(包含两位小孩)脱险,大屠杀中共有三百二十一人遇难。

在参观至英烈照片墙时,不断听到其他人嗟叹之声,“哎,太可惜了,这么优秀的青年才俊”“你看,这个娃儿才19岁”“啊,这些人,家境那么好,还是名牌大学生”“天啊,这些刑具好残忍哦,咋个受得了哦”……生长于和平年代、甜水中泡大的我们,如今已成长至英雄们的年纪。我们中有的青春年少,前途正是阳光明媚,正在不知何为忧伤的年纪,在英雄面前顿觉惭愧。我们中有的已经成家生子,本能原始的对子女的慈爱,无法体会英雄们身在炼狱,如何疼爱抚育子女,并最终携妻儿共赴死亡。

鲜活的生命在酷刑和折磨中告诉了我们,什么叫做信念。

渣滓洞中的一间牢房里贴满了英雄们留下的诗句。何敬平烈士“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,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”,蔡梦慰烈士“热铁烙在胸脯上,竹签子钉进每一根指尖,用凉水来灌进鼻孔,用电流通过全身,人的意志呀,在地狱的毒火里煎熬——像金子一般的亮!像金子一般的坚!”陈然烈士“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,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—这就是我,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,高唱凯歌,埋葬蒋家王朝”。江姐在给堂兄的托孤信中写到:“活人可以在活人的心里死去,死人可以在活人的心中活着”。

肉身可腐,然灵魂在烈火中得到了永生!

参观结束后,我们心情沉重的讨论着一个词——信仰。是信仰支撑着英雄们在革命之初,投身于当时明显力量孱弱的中国共产党,支撑着英雄们在恐怖的炼狱中向死而生。“人生最大的幸运,莫过于年少时便知道了自己肩负的使命。”一批又一批共产党人坚信,他们正参与完成一项伟大的使命,一项能使千万贫苦百姓和子孙后代生活幸福,国家繁荣富强的伟大使命。在使命的召唤下,他们个人粉身碎骨,亦在所不惜。

这就是信仰的力量。

如今,有着8779万人的中国共产党,正带领着中华民族走在伟大的复兴之路上。我辈共产党人在和平发展的工作环境里,兢兢业业、恪尽职守,不忘初心,继续前行!


联系我们

客户服务电话:028-88888899

邮编:610041

传真:028-85511990

第一办公区:成都市高新区府城大道西段天府新谷6号楼9楼
第二办公区:成都市成华区白龙江路与中环路锦绣大道交叉口中国通信服务大楼4F-6F

蜀ICP备14009052号-1

关注我们

  • 官方微信